关闭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学术园地学术园地

智慧博物馆初探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08-07        浏览次数:6645 次

1 智慧博物馆概述

1.1 博物馆发展的现状

    博物馆是对社会及其发展服务、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它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收藏、研究、教育是博物馆的基本功能。截止2012年底,我国目前有3589家博物馆,平均每36万人享有1家博物馆。虽然近几年实体博物馆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现有实体博物馆还无法满足泱泱大国民众对博物馆所传承的文化和知识的渴求。因此几年来数字博物馆蓬勃发展,各实体博物馆普遍开展博物馆数字化、虚拟网上博物馆等数字博物馆的建设工作。

1.2 由数字博物馆向智慧博物馆转化

    数字博物馆运用数字、网络技术,将现实存在的实体博物馆的职能以数字化方式完整呈现于网络上的博物馆。具体来说,就是采用国际互联网与机构内部信息网信息构架,将传统博物馆的业务工作与计算机网络上的活动紧密结合起来,构筑博物馆大环境所需要的信息传播交换的桥梁,使实体博物馆的职能得以充分实现。目前我国数字博物馆多以三维虚拟现实技术为核心,以博物馆网站为载体,通过对文物和陈列展览进行数字化,并以虚拟现实的方式进行传播展出。

    虽然数字博物馆与实体博物馆相比,具有信息实体虚拟化、信息资源数字化、信息传递网络化、信息利用共享化、信息提供智能化、信息展示多样化等特点,但无法解决博物馆各元素之间的关联和博物馆功能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现代博物馆的核心是“物”,其目标是用“以人为本”理念的将“物”的内涵作用于“人”,对“人”形成启发、教育的意义。而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兴起、手机APP、RFID、数字监控、智能感知、知识挖掘、数字三维等技术的成熟,使博物馆更多的将这些技术应用到博物馆的展陈、文物管理、安防、信息发布、参观互动上来。而将这些应用所产生的信息和数据进行智能筛选、分析,形成的有效反馈信息再作用于博物馆各元素,使它们更精确的发挥作用的观念,促使了智慧博物馆理念产生。

1.3 智慧博物馆的概念

    智慧博物馆,是基于物联网、移动互联网,运用多种传感技术,经过智慧博物云计算平台的整合、分析,形成的基于传感数据和智能过滤处理的新的博物馆资产管理、观众服务模式。它通过全面透彻地感知、泛在互联、智能融合,使博物馆拥有日益丰富的感知能力、不断提升“智商”,并能与管理者、受众互动。简单的说,就是博物馆通过智能技术将 “物”(藏品、展品、设备、环境等)进行互联,并感知“人”(观众、受众等)的行为,以求将“物”以最佳方式提供给“人”。它是数字博物馆的延伸。


2 智慧博物馆能实现什么

2.1 传统博物馆、数字博物馆、智慧博物馆的比较

    智慧博物馆与传统博物馆、数字博物馆相比具有较好的开放性和协同性,它通过对藏品信息的开放编辑、知识分享,同时还将对藏品信息进行知识挖掘、知识推送,从而达到启发研究的目标。并通过物联网、互联网将文物、陈展、观众有机关联,利用三维技术、交互体验、互动参与等方式将陈列进行展示,在兼顾互联网较好的伸延性同时,又通过实体馆使观众有较好的体验性(见表1)。

                                     表1 传统博物馆、数字博物馆、智慧博物馆的比较

2.2 智慧博物馆的生态链

    智慧博物馆可整合博物馆感知、信息获取、展览增强、评论分享等流程,如图1智慧博物馆生态链中所揭示:智慧博物馆云对其中隐含着的有关“人”(观众、受众等)、“物”(藏品、展品、设备、环境等)、“馆”(管理者、研究者等)的信息进行交换。通过收集分析得到的“人”的行为和需求反馈,将影响“馆”的管理、征集、陈列走向,“馆”的征集、陈展目标影响“物”的研究、利用和展陈,“物”所传播和揭示的信息、知识又作用于对“人”的教育、启发。通过三者间的相互影响和相互促进,是达到博物馆征集、保护、研究、传播职能的最佳方式。

                                          图1 智慧博物馆模式下的生态链

3 智慧博物馆的功能试述

    智慧博物馆的实现需要基于博物馆智能云计算平台。云计算平台在各子系统通过数据挖掘、智能感知、开放编辑、互动反馈、行为分析等方式,在云中进行数据汇集,并且通过云平台影响其它子系统。云计算平台将实体博物馆和虚拟博物馆所要实现的各种功能进行融合,形成一个有机整合,协同发挥博物馆职能。因此在实施智慧博物馆时应对博物馆各项功能进行整体考虑(见图2)。

                                           图2 智慧博物馆云计算平台

3.1 藏品信息管理系统智慧化

    智慧博物馆下的藏品信息管理系统,通过实现对藏品基本信息数字化和对藏品研究得到的信息进行管理,利用三维虚拟技术对藏品进行数字化虚拟,并实现研究。它可将藏品信息从传统的纸质记录变成为以软件系统电子化记录的方式,使藏品的相关的信息以电子方式存在,存储于数据库中。并实现博物馆征集收录、藏品编目、媒体采集、保护修复、保管管理等基本业务的自动化和规范化管理。面向不同层次、不同专业的管理和专家用户提供了专业检索、全文检索、图像内容检索、统计分析、资产评估等手段,对照传统的资料查询,有效地减少了所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并可实现信息的开放编辑,学术成果、专题资料共建共享,同时有效对藏品进行知识挖掘和知识推送,从而达到启发研究的效果。

3.2观众参观行为分析系统

    采用RFID技术,结合数据库技术、通信和信息管理技术等诸多高科技技术将传统的纸质博物馆门票制作成具有自动识别功能和自动跟踪功能的RFID标签式门票,实现观众在进入博物馆是自动感应检票、观众在博物馆游览时自动跟踪和观众流量的统计和综合控制功能。

观众在进入博物馆前与传统进馆方式一样,首先到领票处领取RFID门票,观众持门票通过自动的感应检票口进入博物馆后,系统通过部署在博物馆各处的自动RFID信号读取设备,对每个观众在博物馆中的游览线路进行跟踪,同时通过网络将每个人的游览线路实时的上传至博物馆云平台控制中心,使控制中心可以实时的了解每个人的行踪,可以对观众流量信息进行查询,通过系统的统计,可以实时了解场馆内每个区域观众的数量,以便场馆管理人员及时对人流量过于密集的区域进行人员疏导。当有人出博物馆的时候在博物馆出口设置门票回收设备,实行出门验票,对门票进行回收。同时在场馆禁止进入区域设置信号读取监控设备,当观众进入禁止进入区域的时候,系统自动发出报警提示,云控制中心会收到报警信息,以便管理人员及时对观众进行劝阻。

3.3智能手机导览系统

    智能手机导览系统将场馆、展厅、观众、服务人员、知识库等信息相融合,构建综合导览数据库,通过手机终端为广大群众提供现场或远程、在线或离线的导览服务。它借助文字、语音、图像、视频等展现方式,通过手机为观众提供动态信息查询、展览/展品查询、参观路线方案查询等一系列现场辅助导览及远程教育服务功能。智能手机导览系统还可以协助博物馆的管理人员实现场馆、展品、展览的管理和关联工作。同时进行实时定位,为管理人员提供客流量信息,为博物馆管理人员提供多种统计分析报表,为场馆安排、参观线路优化等决策提供支持。


3.4 在线三维虚拟数字展馆

    三维虚拟数字展馆利用数字三维技术、计算机图形学等相关的技术,通过已经存在的博物馆藏品信息管理系统中的基础三维数据资源,以传统展馆为基础,将传统现实中的博物馆构建成虚拟化博物馆,它将展馆及其陈列品利用三维虚拟技术移植到互联网上进行展示、宣传与教育活动,使更为广泛的观众群体能够足不出户的在网络平台上真实感受展馆及展品。

    观众在三维虚拟数字展馆中,可根据自己兴趣对参观展区或者主题进行选择。同时通过地图导览功能,选择自己所感兴趣的藏品展点。还可对虚拟展馆中的展示的文物进行全方位的观赏,可以更换观赏文物的角度,并通过自动的语音讲解以及翔实的文字介绍,对展品进行全面的了解。也可在三维场景中通过模拟放大镜、手电筒、灯光照射观察、硬度测试等操作来进行种类及真假的区分。同时,观众可对展品进行点评、知识分享,并和其它参观者进行交流。博物馆通过云平台提供的观众点评、交流中和文物受关注程度等分析信息,来调整虚拟展览。


4 实施智慧博物馆需要注意的问题

4.1 做好博物馆基础性数据工作。

    博物馆的基础是藏品,智慧博物馆也不例外。要做好藏品编目卡、藏品数字化等基础性数据工作,只有具备详实、全面的信息,才能做好以藏品为基础的研究、传播、展示等工作,才能实现知识挖掘、知识推送等智能性功能。同时还要尽可能的利用各种技术和方法,对观众参观实体馆和虚拟馆的信息进行收集,形成数据仓库,从而对观众进行行为分析,了解观众需求,拉近观众距离。

4.2 充分调研和设计智慧博物馆的云计算平台

    云计算平台是智慧博物馆的技术核心,关系到整个智慧博物馆的智慧化程度。因此要清晰化智慧博物馆的实施目标,明确需实现的功能,充分对云计算平台进行调研和设计。使其从各子系统中有效获取信息,同时使信息流顺畅、精简。只有这样才能让智慧博物馆高效、准确的提供服务。

4.3 通过实践运行不断调整、完善云计算平台和各子系统的功能

    云平台的设计和开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由于智慧博物馆中各子系统通过运行相互影响,相互成长。因此作为其核心的云平台,也要根据实践和从各子系统收集、反馈的信息来不断调整、完善其“智力”,使整个博物馆体系变得更加“智慧”。

5 结论

    智慧博物馆概念的提出为博物馆服务提出了一条新思路,它有效的拉近了博物馆和受众之间的距离,融合了博物馆各系统间的信息,整合了感知、信息获取、展览增强、知识分享的流程,体现了“以人为本”、“物为人用”的理念,它将改进博物馆、观众、藏品之间的关系,增加了它们之间的粘黏度和协同性,这将更好地提升博物馆的社会教育服务和收藏、研究功能。


本文作者:潘志鹏  辛亥革命博物馆办公室主任

[参考文献]

[1]张小朋.智慧博物馆——总说[Z].http://blog.njmuseum.com/article.asp?id=158

[2]张遇,王超.智慧博物馆,我的博物馆——基于移动应用的博物馆观众体验系统[J].中国博物馆.2012(1):46-51

[3]张小朋.数字博物馆的视角:使用博物馆[A].数字博物馆研究与实践(2009)[C].2010:38-43

[4]专题.文物保护领域物联网与智慧博物馆[N].中国文物报,2012-12-14(8)

[5]陈刚,祝孔强.数字博物馆及其相关问题分析[J].智能建筑与城市信息,2004(9):29-33















咨询电话:027-88051911 版权所有:辛亥革命博物馆 鄂ICP备12009575号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776号 技术支持:京伦科技   

当前访问人数:1572677人